日本伊人色综合

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亂倫小說  »  【母女妻】【作者:風跡】【完】
【母女妻】【作者:風跡】【完】

《母女妻》(全本)作者:風跡

?????? 第一回

  我叫李浩,現年二十六歲,身高六尺一寸,身體強健,相貌英俊。大學畢業后在一家大公司上班。我的家在內地,在香港沒有別的親人,所以我一直想在香港,找一個家庭條件好的女孩子作我的妻子。

  我的愿望終于實現了,前年的年底,我認識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,叫李蘭,我稱她阿蘭,那年她十八歲,在某大醫院當護士,長得非常漂亮,身材極其標準,而且人很正派,溫柔賢淑,天真浪漫。她的父親過去是一個高級職員,不幸早逝。她家里唯一的一個親人就是她的母親,叫慕容蕙茹,是香港某大學的中國文學教授,善長文學評論,經常有文章發表,影響很大。對這位名揚中外的著名學者,我是早已知道的,可謂心儀已久,只是沒有見過面。所以,我與阿蘭認識后,特意將她母親的幾本文集和著作找來閱讀,十分欣賞。我渴望能早日見到這位我十分崇敬的著名學者兼未來岳母,以便向她聆教。

  我與阿蘭相識二年后,雙方都感到情投意合,已經達到談婚論嫁的階段。所以她決定帶我去她家,拜見未來岳母。她說:她母親要我今天晚上到她家吃飯,但是她正上中班,要到晚上七點才能回家。為此,她給了我地址,讓我自己先去。我按地址很快就找到了。這是一個很豪華的兩層樓高級住宅,有一個規模頗大的花園式的院子,后面還有一個家庭游泳池。

  我在院門口按了門鈴,傳話器里一個清脆、甜潤、悅耳的女人聲音問我找誰。我報了自己的姓名,并說是阿蘭的朋友,應邀前來拜訪。那聲音很熱情地說道:“歡迎!請進來吧!”

  自動門打開了。我順著林蔭道來到樓前,在門口迎接我的是一個年輕的女人,看上去與我年齡相仿,大約有二十五六歲的樣子。

  這個女人,明艷動人,美若天仙,我第一眼看見就驚呆了,不禁錯愕卻步。我不相信人間竟有如此絕色!阿蘭已經是很美的了,可這個女人竟比阿蘭還要美,更加嫵媚動人,儀態雍容華貴,氣質淡雅脫俗。只見她齒白唇紅、曲眉豐頰,肌膚雪白而細嫩,意態妍麗,豐韻娉婷,艷發于容,秀入于骨;高高的個子,苗條而豐腴,長短適中、纖尃合度,云鬟霧鬢,飄然若仙。那身材極其勻稱,珠圓玉潤,三圍也非常標準,她的腰身很細,估計沒有生過孩子。

  我第一眼的感覺是她象一個舞蹈演員。她的氣質不像阿蘭嫵媚嬌俏、天真浪漫,而是儀靜體嫻、典雅華麗,一見面就使人肅然起敬;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她說話的聲音,真可以說是清越婉轉、圓潤嬌軟,有一種成熟動人的韻味。

  我無法判斷這是阿蘭的什幺人,顯然不會是她的母親,因為她的母親決不會這幺年輕。但阿蘭又從未給我說過,她還有別的什幺親戚在家中。我估計是阿蘭的某一房表姐。

  “李先生!請進來吧,不要客氣!”

  她柔聲說道,我驟然從遐思中驚醒。

  她笑瞇瞇地看著我說:“阿蘭說你今天要來,我特地在家等你。請進來坐。”

  她把我引到客廳,非常熱情地招待我,給我倒茶,送水果,說阿蘭很快就會回來。又給我拿來一堆畫報和報紙,并打開了客廳里的電視機,然后說道:“李先生,請您先坐坐,我到廚房去做飯。”

  說完,就向廚房走去。

  她走起路來,步態輕盈、腰枝裊娜,真可說是風臻韻絕。

  啊!不知這是阿蘭的什幺人,太動人了!

  我一個人坐在那里遐思:如果我沒有先與阿蘭訂婚、這個女人也沒有結婚,讓我從中選擇一個作妻子,我很可能選這一個。且不說她的美貌,僅以她的氣質和風度而言,就把我迷住了!

  正想著心事,阿蘭回來了。她立即撲到我的懷里,與我親熱的吻了一下,就嬌滴滴的大聲喊道:“媽咪,我回來了!”

  我小聲告訴她:“你媽咪好像不在家。”

  她詫異地問:“那誰給你開的門呀?”

  我說:“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,估計是你的什幺姐姐吧。”

  “她長得什幺樣子?”

  “身材苗條,極其勻稱,人長得非常漂亮。可以看得出,是個很有風度和身份的人。”

  想了想:“嗯,照你說的特點,可能是我在新加坡的那個表姐回來了。太好了,我一直在想她呢!”

  又問:“她的人呢?”

  我說:“把我安置好,她就到廚房里做飯去了。”

  阿蘭說:“讓我去看看。”

  說完,她連蹦帶跳地向廚房跑去。

  忽然,傳來兩個女人的朗朗笑聲,笑得那幺開心、聲音那幺大,久久地笑著。

  “阿浩!”

  阿蘭邊叫,邊拉著那個女人的手往客廳走來,笑著說:“阿浩,來,讓我給你引見一下我的這個姐姐吧!”

  一句話沒說完,又大笑起來,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。而那個女人也在笑,不過沒有阿蘭笑得那幺豪放,還帶有幾分忸怩,臉紅紅的。

  我趕快站起身。

  “阿浩聽者,快跪下,拜見岳母姐姐大人!”

  阿蘭故意板著面孔叫道。

  “瘋丫頭,沒有禮貌!”

  那女人在阿蘭的背上輕輕打了一下,笑著嬌聲說道:“李先生,都怪我剛才沒有做自我介紹。我就是阿蘭的媽咪,我的名字叫慕容蕙茹。”

  “啊!”

  我的臉一下變得通紅,諒訝而羞愧地說:“伯母,對不起!”

  她走到我跟前,讓我坐下,她也坐在我的身旁,拍拍我的手,嬌聲說道:“請不要介意!我這個寶貝女兒,一點都不懂禮貌,都是我把她從小慣壞了!”

  她又對阿蘭說:“你去把菜端到桌上,倒好酒,我們這就過去。”

  她又對我說:“李先生,你比阿蘭長幾歲,今后要多多幫助她,把她的小孩子脾氣改一改,我總怕她在別人面前也這樣無禮,那就不好了。從今以后,這里就是你的家了,你要經常回來喲,不然,伯母會生氣的!”

  接著,我們又談到我的家庭、自己的經歷、目前的工作等等。

  阿蘭叫我們過去。岳母又牽著我的手,一起往餐廳走去。她的嫩手纖纖十指,柔若無骨,使我不知所措,心里“噗、噗”直跳。

  就座后,伯母首先舉起酒杯,喜悅的嬌聲說道:“歡迎阿浩今天第一次到我們家來。今后要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,經常回來!來,我們一起干一杯!”

  吃了一會,她嬌聲問道:“我做的菜,還合你的口味吧!”

  我連連點頭,說:“好極了!我到香港幾年了,這是第一次在家里吃飯,味道好極了!”

  阿蘭調皮地叫道:“阿浩,你應該敬姐姐一杯!”

  伯母當即在她耳朵上擰了一下:“不許放肆!”

  又接著對我說:“其實,也不能怪阿浩眼光不對。不了解的人見了我,都說我二十多歲。實際上,我已經三十六歲了。我結婚早,十六歲結婚,十七歲有了阿蘭。家庭條件優越,沒有什幺煩心的事,性格開朗樂觀,再加上我是舞蹈演員出身,注意保養,始終能夠身材苗條、皮膚白嫩豐腴,這樣一來,就掩蓋了自己的實際年齡。”

  我笑著點頭,說:“是的,我看至多二十五歲左右。說來好笑,原來聽阿蘭說伯母是大學文學系的教授,我想象一定是位白發蒼蒼的老人!沒想到你這幺年輕,而相貌又比實際年齡小十歲左右!”

  我的話,引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  我心里想:我的年齡正好在她們母女之間,比阿蘭大八歲,比伯母小九歲。想到此處,我頭腦中馬上產生了一個新奇的想法:這母女二人,均美麗異常,可謂玉色雙輝、珠光四射,花貌玉肌,堪稱一對絕世佳人。而兩人的性格又各具特色:一個天真浪漫,一個溫柔典雅,真是一對迷人的性感尤物。伯母的年齡比我大不了多少,假如我先認識的是她,說不定我會全力以赴地追求她的!

  這天,氣氛非常和諧,很快大家都熟悉了。

  我很喜歡這個家,阿蘭聰明、性感、善解人意,對我自然是很關心的了。伯母這個人,心地善良、溫柔賢惠,而且文化修養、道德素養都很高,氣質高雅,說話合度,我們很談得來,我從心眼里十分欽佩她,她也多次說很喜歡我。

  此后,我每個星期都要來兩次。伯母待人熱誠大方,從不把我當外人,家里有什幺事情要我幫忙,就打電話招我,做了什幺好吃的東西,也要叫我回來,另外,還給我做了不少新潮的高級服裝。我在這里無拘無束,感到了家庭的溫暖。

  第二回 度蜜月己樂未忘娘寂苦

  不久,我與阿蘭舉行了結婚典禮。婚禮是在教堂舉行的,然后在一個大飯店舉行宴會。這一天來了許多客人,既有阿蘭的同事好友,也有岳母學校的教師,濟濟一堂,氣氛十分熱烈。

  我們的新房,就在阿蘭的家中。

  從酒店回到家中,已是晚上八點多鐘。下車后,伯母兩只手牽著我和阿蘭的手,一起上樓,送我們進房。

  家里的房屋很寬敞,樓下是一個大客廳、兩個書房、廚房、飯廳以及兩個健身房,樓上的住房、書房等有十幾間,分為四個套間,每個套間都有臥室、書房和衛生間。我與阿蘭住的套間,就是阿蘭原來住的那一套,與伯母的套間緊挨著。在兩個套間之間,有一道門可以相通。

  伯母今天非常高興,打扮得格外入時,嬌艷動人。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她就是新娘。她把我們送進房后,高興的對我和阿蘭說:“孩子們,祝你們幸福!”

  阿蘭高興地撲進母親的懷里,摟著脖子親吻著,直吻得岳母大叫:“哎呀,你吻得我都喘不過氣來了!你還是留點精力去吻你的白馬王子吧!”

  “媽咪壞!壞!拿女兒開心!”

  阿蘭大叫,兩手在母親的胸前輕擂,調皮的說道:“將來,我也給你找個丈夫,在你新婚那天,看我不拿你開心!”

  伯母的臉一下子紅了,抓住阿蘭的手就要打。

  “哇!媽咪的臉紅了!嬌艷似桃花,真美!”

  阿蘭邊說,邊大笑著逃跑。

  母女二人在房間里追逐,把我扔在一旁。

  最后,母親終于抓住了女兒,在她屁股上打了兩下,然后拉著她,送到我的面前說道:“阿浩!交給你了,你要好好地管教她!”

  這時,阿蘭滿頭大汗,進洗澡間沖涼。房間里只剩下我和伯母。她走到我面前,嬌聲說道:“阿浩,祝賀你!你也來吻吻媽咪吧!”

  我走近一些,兩手抱著她的兩肩,低下頭,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。

  我發現她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。當我抬起頭時,她的兩只嫩手摟著我的腰,興奮的說:“阿浩,還要吻媽咪的臉和唇呀!”

  說著,抬起頭,秀目微閉,櫻唇半努,就象向情人索吻的樣子。

  我這時,不知怎幺搞的,突然對她產生出一種情感,好像不是對岳母的那種感情,而像是對情人的那種依戀之情。

  我在她臉頰、嘴唇上輕吻了幾下,然后放開她。

  她動情地說:“阿浩,你真是一個標準的男子漢!我為阿蘭感到幸福!我只有這幺一個女兒,希望你今后要善待阿蘭。以你的條件,任何女人見了你,都會愛上你的,所以,你可不能虧待阿蘭啊!”

  我說:“媽咪過獎我了。不可能任何女人都愛上我的!”

  “阿浩,你很有魅力!可能你自己還不知道。”

  她有點嬌羞的說道:“把我心中的一個秘密告訴你:甚至連我也愛上了你!如果不是阿蘭先認識了你,我一定會嫁給你的!”

  我聽了,十分激動地說:“啊!媽咪,你的想法竟與我一樣!從見你的第一天起,我也愛上了你!我不止一次地想過:如果不是先認識了阿蘭,我一定會追求你的!”

  說著,又動情地把她緊緊摟在懷里,在她的櫻唇上吻了幾下。

  她的身子又是一陣顫抖,連忙推開我,嬌羞的說:“阿浩,不可胡來!我說的只是‘如果你沒有認識阿蘭’。可現在,我已經是你的岳母,你是我的女婿。名份已定,不可再有非份之想!快放開我,讓阿蘭看見了,很不好的!”

  她拉著我的手走到沙發前坐下,關心的說道:“阿浩,青年男女在結婚前,要由父母進行性知識的教育。你的父母不在這里,不知你有沒有這方面的知識?”

  我說:“沒有人對我講過的,我只是從書上看到一些。”

  她說:“那只好由我代替你的父母了。男女結婚以后,要進行性生活,亦即發生交媾。簡單地說,就是男女都要脫光衣服,男子爬在女子的身上,把生殖器插入女子的陰道中,來回的抽送,這就是性交。”

  我問:“這樣有什幺作用?”

  她笑了起來,拉著我的手說:“傻孩子,那是一種很美滿的享受,十分舒服的。”

  我又問:“什幺樣的舒服?”

  她白膩膩的嫩臉頓時紅了起來,然后柔聲說道:“這個……無法用言語形容……到時候你就會有體會的!”

  她又接著說:“我想告訴你的是,少女在未性交前,叫處女,在陰道口有一層處女膜。所以初次性交時,由于男子器官的插入,會使它破裂,能出血,十分疼痛。因此,你插進去的時候千萬不要急,慢慢來,要學會憐香惜玉。”

  我忙問道:“怎幺做才是憐香惜玉?”

  她說:“一開始,你要溫柔地吻她,在她全身上下撫摸,包括她的陰道口,直待她流出許多液體時,陰道里便十分潤滑,那時你再進去。慢慢進,一點一點地進,進一點,退出一些,然后再更深入一些。這樣,阿蘭的疼痛感會輕一些。”

  我說:“伯母,我知道了。實在不行,我今天先不進去!”

  她神秘地微笑著,拍拍我的臉,嬌滴滴的說:“只怕你到時候控制不了自己!哎!你剛才叫我什幺?怎幺還叫我伯母!”

  我連忙改口:“媽咪!”

  “哎!”

  她高興地在我的臉上撫摸了一下:“真是個乖孩子!”

  我趁勢又把她攬向自己懷中,她沒有反對,身若無骨似地,閉目依在我的懷里。我一手摟著她的腰,一手端起她的下頜,只見她的櫻唇在顫抖。我輕輕地吻上去,并把舌頭伸向她的嘴中。她似乎極其陶醉,櫻唇微開,接納了我的舌頭。

  忽然,她清醒了,急忙推開我,并從我的懷里掙脫出來,小聲說:“哎呀,我竟忘記我是你的媽咪了!不過,阿浩,你真的十分迷人!”

  說到這里,她的臉變得更加紅了,并站起身,回自己的房間,過了十幾分鐘,她才出來。

  這時,阿蘭也從洗澡間出來了。

  岳母高興的說道:“好了!你們該休息了。祝你們新婚幸福!”

  說完,便回她的房間去了。

  阿蘭洗澡后,像一朵出水芙蓉,美極了。她的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,裊裊婷婷地走到我的跟前。我一下將她擁在懷里,抱著她親吻。她也摟著我的脖頸,動情地親吻我。我將她抱起來,走進臥室,把她放在床上。她一動不動地躺在那里,雙目緊閉。我慢慢松開圍在她身上的浴巾,她完全赤裸了。她的肌膚是那幺雪白細嫩,滑不留手。我開始在她身上撫摸著,她輕輕地呻吟,身子微微地顫抖。當我摸到她的陰道時,我發覺那里已經濕潤了,于是便脫光了自己的衣服,壓在她的身上。她滿面桃花,微微睜開眼睛,緊張的小聲說道:“親愛的,你要慢一點,我好害怕!”

  我吻她,在她耳邊溫柔地說:“放心吧,我會輕輕地動!”

  我緩緩而動,但怎幺也進不去,阿蘭這時也非常激動,腰肢不停地扭動。我猛地一使勁,只聽她大叫:“哎呀!疼死我了!”

  我停止活動,溫柔地吻她。只見她額頭布滿了一層細細的汗珠,嘴里仍在輕輕地呻吟著。

  我怕她疼,便停止了活動,溫柔地吻她。

  過了一會,她小聲對我說:“親愛的,我已經好多了。你可以動了。”

  于是,我慢慢地動作。她還是咬著嘴唇。我知道她仍然疼痛,便盡量輕柔。誰知阿蘭這時忽然主動地挺動臀部,逼迫我抽送起來。

  我溫柔的問她:“你需要嗎?”

  她微微睜開眼睛,嬌羞地說:“我要,你可以快一些!”

  于是,我加快了速度。

  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,最后竟大聲的叫喊起來。我受到她的鼓勵,似暴風驟雨般大力沖刺起來。終于,我在她體內排泄了一次。阿蘭全身顫抖,緊緊地抱著我。我感到她嬌嫩火熱的陰道,在一陣陣地抽搐。

  我記得岳母說過:“女子在高潮之后,更需要男子的撫慰。”

  于是便在她身上輕輕地撫摸,溫柔地吻她。

  她象一只溫順的小羊羔,依偎在我的懷里,一只手握著我的雞巴。只聽她喃喃地說著:“阿浩,你真好!我感到好幸福啊!”

  我問:“親愛的,你還痛嗎?”

  她嫵媚的說道:“一開始很疼,后來已經不痛了。我覺得好好舒服呀!”

  這一晚,我一直爬在她的身上,一共交媾了七次。最后,我們相擁著睡著了。

  至到第二天的中午,我們才起床。岳母已經上課回來,并且為我們準備好了午餐。

  “媽咪!”

  阿蘭歡快的叫道。

  她在廳里迎接我們,一見面就笑著說:“小鳥終于出巢了!過來吃飯吧。”

  “媽咪!”

  阿蘭的臉一紅,一下子撲進了她的懷中撒嬌。

  她推開女兒,讓女兒坐下,無比疼愛的說:“新婚之夜過得好吧!看阿蘭眼睛都紅了。”

  又說:“叫了一夜,搞得我一夜沒有睡覺。”

  “媽咪壞!”

  阿蘭又撲在她的懷里,用手擂著她的胸,撒嬌的叫著:“不許說嘛!”

  “好,我不說了!”

  她繼續笑著,撫摸著愛女的頭發,并且神秘地沖我擠眼。她爬在女兒的耳邊小聲問: “還疼嗎?”

  阿蘭嬌羞的說道:“還有一點。”

  說著,朝我佯嗔道:“媽咪,他可壞了,那幺大力!”

  岳母笑著說:“誰讓你結婚呀!不過,只是第一天疼,以后就好了。”

  說完,羞澀地看我一眼,她自己的臉也紅了,是那幺美,十分迷人。我盯著她看,這時,她也抬頭看我一眼,與我的目光相接,她不好意思地連忙低下頭。我也覺得,自己看她的眼光似乎有些失態。

  這天晚上,我與阿蘭又交歡了多次。當我們相擁著甜蜜接吻時,我忽然聽見岳母的房中傳來陣陣呻吟聲。

  我忙說道:“阿蘭,你聽,好像是媽咪在呻吟,是不是她有病了!”

  阿蘭小聲說:“小聲點。媽咪不是病了。哎,媽咪真可憐,年紀輕輕的,就沒有了丈夫!記得我小時候,我幾次聽見媽咪發出這種聲音,還以為她病了,待我從門縫中看時,都見她光著身子,用手在身體上撫摸。我不敢聲張。后來我長大了,才知道是媽咪在自慰。我過去不懂,現在結了婚,才了解到,性生活對一個女子是多幺重要!我現在,是一刻也不能離開你了!”

  我問:“那媽咪為什幺不再結婚?”

  “媽咪也是為我,怕我受到冷遇,怕我不能接受。其實,現在我才體會到媽咪是多幺孤獨呀!我真希望媽咪再結婚!”

  我說:“那我們設法動員她找一個好嗎?”

  她說:“爸爸是一個很好的人,英俊、聰明、能干,很會體貼人,地位也很高;媽咪自己也是一個女強人。所以我想,即使她同意再結婚,恐怕很難找到一個合意的!”

  “那你想法試探一下好嗎。”

  她點點頭:“等有機會再說吧!”

  說完,便偎依在我的懷里,睡著了。

  第三天的晚上,阿蘭在床上悄悄對我說:“阿浩,我跟媽咪說了那件事,起先她執意不肯。后來,在我的再三勸解下,她方答應考慮。可是當我問她想找一個什幺樣的丈夫時,你猜她怎幺說?”

  “我怎幺知道!”

  我說。

  “媽咪半開玩笑地對我說:‘要找就找一個各方面與阿浩相同的人。’看來她的眼光實在是高。這真讓人為難,世界上就只有一個阿浩,從哪里再找一個阿浩!”

  她說到這里,忽然狡黠地說道:“喂!看來媽咪看上你了!要不,我把你轉讓給她吧!”

  “胡說八道!”

  我在她的屁股上輕輕擰了一把,她嬌嘀嘀地叫了一聲,便撲進了我的懷中……狂歡之后,她依在我的懷里,悠悠地嘆道:“可惜她是我的媽咪,若是我的姐妹就好了!”

  我問:“那有什幺?”

  她說:“那樣我就和她效英皇玉娥的故事,一齊嫁給你作妻子呀!”

  我心中一動,不覺脫口而出:“好呀!”

  但隨即想到這是不可能的,哪有母女共事一夫的道理!

  她認真地說:“喂!我有一個想法,不知是否可行?”

  我問:“你說說看。”

  她說:“我想動員媽咪真的也嫁給你!”

  語出驚人!我被嚇呆了,連連搖手說:“這怎幺可以!”

  她嬌滴滴的說道:“阿浩,我是認真的!反正我們三個人本來就在一起生活,現在只是睡覺不在一起。如果請媽咪和我們一起住,那不就解決了她的寂寞之苦了嗎!這樣做,外人也不知道。”

  我說:“這不行!在這個世界上,我只愛你一個人!”

  她嬌聲說:“可媽咪不是外人呀!你愛我就必須也愛媽咪!你難道嫌媽咪老或是看她不漂亮嗎!”

  “不,不!媽咪只比我大九歲,而且她長得十分年輕漂亮,若真的讓她與我做妻子的話,有你們母女雙姝天天陪伴,那是何等幸福呀!”

  我心里當然是十分愛媽咪的,只是不好明說罷了。于是我又問:“那……媽咪能同意嗎?”

  她歡快的說:“你要是真的同意,就讓我做工作吧!”

  我說:“我自然十分樂意,只怕媽咪不會同意!就看你的三寸不爛之舌,有多大本事啦!”

  第二天,我在公司加班,晚上沒有回家。翌日晚飯時,我發現岳母一見到我回來,一張粉臉騰地一下紅到耳跟。吃飯時,她一句話也不說,始終低著頭。我不明所以,也不便追問。等我和阿蘭上床后,她才低聲告訴我:“我與媽咪談了那件事。”

  “她同意了嗎?”

  我迫不及待地問。

  “堅決反對。”

  她有些失望地說。

  “你是怎幺跟她談的?”

  我問。

  “我與媽咪睡在一起,鄭重地談了我的想法。媽咪氣得大罵我胡說八道。我說:‘是你自己說要嫁就嫁個各方面與阿浩一樣的人的嘛!’她說:‘可我沒有說就要嫁給阿浩呀!我是很喜歡阿浩,如果你沒有嫁他,我真的要嫁給他的。可現在他是我的女婿,哪有岳母嫁給女婿的事情!’我軟硬兼施,苦苦相勸,她就是不同意。”

  “那就算了吧!”

  我說:“你這主意本來就有悖常理!”

  “不!我不甘心就這樣算了!”

  她有些堵氣地小聲嚷道:“我非要她嫁給你!”

  “難道你能迫婚?”

  我開玩笑地問道。

  “是的,我又想出了一個辦法!”

  她洋洋得意地說:“這是一個‘生米變熟飯’之計!”

  于是她如此這般地,悄悄給我說了一遍計劃。

  我故意說:“萬萬行不得。”

  她說:“沒有關系的。媽咪十分疼愛你,如果你做了錯事,她一定會原諒你的!”

  在她的反復勸說下,我終于同意一試。

  第三回 游仙境俊婿智取俏岳母

  在阿蘭的精心安排下,我們全家到九江旅游。

  江西九江的廬山,一家高級賓館里,我們租了一個有兩居室一廳的套間。我們計劃在這里一個月,以渡過炎熱的夏天。

  廬山的風光真可說是如同仙境,使人心曠神逸。我們每天到一個景點游覽,玩得愉快極了。

  這一天,從不老峰回來。阿蘭提議痛痛快快地喝一次酒,得到我和媽咪的同意。她讓飯店把酒菜送到房間。我們沐浴后,便一齊圍桌而坐。

  一家人無憂無慮地開懷暢飲,享受著天倫之樂。笑語不斷,頻頻舉懷,我和阿蘭頻頻地勸媽咪喝酒。她也十分高興地接受,她無比高興的說:“太讓人高興了!孩子們,我多年沒有如此盡歡了!”

  這天,大家都喝了不少酒,特別是媽咪喝得最多。我本來是最能喝的,只是由于阿蘭事先提醒,我才盡量節制自己。因為,這事是阿蘭的計劃中的一部分。

  到了晚上十點鐘,媽咪已經有些酒后失態了。只見她面色紅潤,秀目朦朧,大概是身上燥熱,不自覺地解開了外衣的紐扣,身子斜依在椅背上。在阿蘭的提議下,她站起來翩翩起舞,雖然酒后步履踉蹌,但由于身材婀娜,柳腰頻搖,姿態十分優美。她邊舞邊小聲地唱著一支輕松的抒情小調,清澈明亮的秀眸中不時射出醉人的神韻。我們一齊為她鼓掌。她高興地說:“今天真高興,我多年沒有這幺跳舞唱歌了!”

  舞后,稍事休息,她說要睡覺了。我和阿蘭便扶她進了我和阿蘭的臥室。這也是阿蘭的策劃。媽咪正在醉中,所以也不辨東西,任我們扶她躺下,很快便呼呼睡去,嬌眸雙合,媚靨微酡,真如著雨海棠。

  過了一會兒,阿蘭與我相視一笑,便試探性地推她,叫她,而她卻渾似不覺。阿蘭見媽咪睡得很沉,于是便動手為她松衣解帶。當那雪白豐滿的酥胸乍露之時,我不好意思地背過身去。

  阿蘭立即嬌騷的叫道:“哎呀,你還不過來幫忙,要累死我呀!你真是個書呆子、偽君子!過一會兒,你就要懷抱這絕色美女盡情交歡了,現在還在那里假充斯文!”

  我于是又轉過身來,只見阿蘭已把岳母的外衣和胸罩解開,酥胸敝露,乳峰高聳,兩顆蓓蕾似小紅棗一般,鮮艷欲滴,奪人神魄。

  褲子被阿蘭褪到平坦的小腹之下。映著燈光,粉臀雪股光潔燦然,三角地帶那墳樣的雪白凸起,上面履蓋著烏黑而稀疏的陰毛。這一切都是那幺美妙。我只顧張目欣賞,色色心醉,竟不知如何幫忙。

  阿蘭看見我的神態,“噗、哧”一聲嬌笑了,瞇縫著一雙鳳眼看著我,風騷的嬌聲說道:“色鬼!別看了,先過來幫忙,過一會兒有你欣賞的時候!”

  “你叫我干什幺?”

  我吱唔著,仍然站著不動,因為我實在不知如何幫忙。

  阿蘭笑著說:“你把她抱起來,讓我為她脫衣服呀,脫光了才好欣賞玉人風光嘛!”

  “好的!”

  我邊說邊湊上前去,輕輕將那柔軟的嬌軀抱了起來。沒想到媽咪的個子那幺高,肌肉豐腴,竟似輕若無物,我估計最多五十公斤。

  她這時醉得一踏胡涂,身子軟得象面條,四肢和脖頸都軟綿綿地向下垂著。而且,當阿蘭將她的發卡除下時,那發髻便松散開來,烏黑濃密的長發象瀑布一般傾向地面。我真想俯在那雪白的酥胸上親吻,但是在阿蘭的面前,我怎幺好意思。

  在我和阿蘭的密切配合下,醉美人很快便被脫得一絲不掛,玉體橫陳在床上。隨著她的微微呼吸,那對高聳的玉峰上下起伏著,平坦的小腹也隨著緩緩波動。

  阿蘭嬌滴滴的說:“可愛的新郎,你的衣服也需要我來脫嗎?”

  我連連說:“不用,不用,我自己來!你過去睡吧!”

  “哇!你迫不及待了!干嘛趕我走?”

  阿蘭調皮地說:“我想看著你們做愛!”

  我吱唔著:“那怎幺好意思!”

  她吃吃地笑著說道:“怎幺,臉又紅了!啊,新郎不好意思了!好吧,我理應回避!祝你幸福美滿!”

  嬌滴滴的說著,便姍姍離去,在返身關門前,還對我做了一個鬼臉。

  我站在床前,久久地凝視著這絕色美人的睡姿,只見她肌膚雪白,白里透紅;身材苗條豐腴,四肢象蓮藕般修長滾圓,沒有一點贅肉;那因酒醉而變得嫣紅的臉龐,似盛開的桃花,美奐絕倫。

  我止不住心潮翻涌,彎下身去,俯在她的面前,輕輕吻著小巧豐腴的櫻唇,嗅到她身上散發出的一股濃郁的、如桂似麝的清香,不禁陶醉了。我在那極富彈性的肌膚上輕輕撫摸著,是那幺細膩柔嫩,滑不留手。

  當我握住兩座乳峰輕揉細捻時,發覺在乳溝中沁出一層細細的汗珠,不由自主地伸出舌頭,去舔吮吸食著,覺得是那幺香甜。

  可能是我的撫摸把她驚醒,或者是我的舔吮使她察覺,只聽她的喉嚨中傳出輕輕的呻吟聲,身子也在微微顫抖。那一雙秀眸剛才還是緊閉的,現在卻閃開了一條細縫,櫻唇半開,一張一闔地動著。

  這神態、這聲音、這動作,使我的性欲猛然變得更加高漲。我迅速地脫光衣服,輕輕俯爬到玉體上,分開她的兩腿。陰道口是濕潤的,我粗硬的大玉柱毫不費力,一點一點地進入,最后一貫到底!

  她的身子顫抖了一下,但是沒有掙扎,沒有反抗,軟軟地癱在床上,任我擺布,憑我馳騁。看來,她是真的醉得不能動了,只是,我無法判斷她的神智是否還清醒,因為我每插進一次,她的喉嚨中便發出一聲輕微的呻吟聲。這說明她是有反應的,但這可能只是生理反應而非精神反應。

  我看見她的嘴唇在翕動,便停止動作,側耳細聽,我聽到她喉嚨里發出一陣鶯啼般的細小聲音:“噢……唔……我……”

  我實在無法判斷,她究竟是生理的還是心理的反應。好在按阿蘭的計劃,是故意讓她知道,曾與我發生關系而造成“生米變熟飯”的結局的。故而,我不怕她知道被我非禮。所以她的反應不能令我恐懼,反而使我的英雄氣概受到鼓勵。我動情地一下一下有力地沖刺著,我覺得那陰道中的愛液象泉水般地急涌而出,是那幺潤滑。她的陰道十分緊湊,根本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女人的陰道,倒像是少女的陰道。

  我像是狂蜂摧花,顧不得憐香惜玉!很快,我的高潮到來了,在那溫柔的嫩穴中一泄如注,是那幺舒暢,那幺淋漓盡致!

  在我剛停下時,她的身子也一陣顫抖,呻吟聲也變得尖細。原來,她在醉夢中,也享受到了高潮的歡樂。

  我怕壓痛了她,便從她的身上下來。我躺在她的身邊,輕輕將她的身子側翻,與我對面,緊緊摟在懷中。我情不自禁地在那美麗的俏臉上和唇上親吻,手在她的身上到處撫摸。那豐腴渾圓的玉臀極其柔嫩,摸上去滑不留手,而且彈性十足。我進一步撫摸她的大乳房,那乳蒂已經變得十分堅硬。

  過了一會兒,我的玉柱又開始硬挺,于是又爬上去,開始了新的交歡。

  我很奇怪,她是處在沉醉之中的,應該對什幺都毫無反應,但她的陰道中卻始終保持濕潤,而且分泌極多。

  我很興奮,不停地與性感漂亮的睡美人交歡,十分歡暢。

  大約在早上五點鐘,阿蘭悄悄地進來,對我神秘地微笑著,嬌滴滴的說:“我的大英雄,干了多少次?”

  我搖搖頭說:“記不清了!”

  她把手伸進被中,握住我的玉柱,驚呼道:“哇!干了一夜,還這幺硬挺,真是了不起呀!”

  她脫去身上的睡袍,也鉆進大被中,躺在媽咪的另一側,說:“趁媽咪沒有醒來,你抓緊時間睡一會兒吧。我在這邊守候著,等媽咪醒來,必然有一場暴風雨般的哭鬧。到時候我來為你解圍。”

  我于是轉過身去,阿蘭卻說:“喂!這幺漂亮的美人,這什幺不抱著睡!”

 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“那樣,她醒來不是一下就發現,我對她非禮了嗎!”

  “呆子!我們的目的,不就是讓她知道的嗎?”

  我領悟地點點頭,于是將岳母的身子搬轉過來,緊緊摟在懷里,讓她的臉貼在我的胸前,并且把我的一條腿插在她的兩腿中間,頂著那神秘的地帶,便疲憊地睡著了。

  這一覺一直睡到近中午。睡夢中,我聽到一陣陣的呼號聲,身子也被人推搡。我睜眼一看,原來媽咪已經醒來。她杏眼圓瞪,氣急敗壞地叫喊:“啊!怎幺是你!阿浩,快放開我!”

  并且用力,要從我的懷抱中掙脫出去。可是酒精使她渾身無力,加之我的摟抱十分有力,一條腿還插在她的兩腿中間,她那里能夠脫身。

  這時,阿蘭也醒了,她對我說:“阿浩,快放開媽咪!”

  我的手剛一松開,岳母便立即轉過身去,撲在阿蘭的懷里,失聲痛哭地叫道:“阿蘭,這是怎幺回事呀?我怎幺睡在你們的房里?阿浩昨晚對我非禮了,你知道嗎?”

  “媽咪,請你冷靜一點。”

  阿蘭抱著她,一邊為她擦淚,一邊溫柔的說:“這事我知道,是我讓阿浩這樣做的。你聽我說,我們是一片好心。我們為了解除你的寂寞和孤獨,特意這樣安排的!我真希望你能嫁給阿浩!”

  “不!不!決不!你們這兩個小壞蛋,怎幺能這樣戲弄媽咪!”

  她繼續在哭喊著:“你們叫我今后怎幺有臉見人呀!亂、亂!”

  她哭得是那幺傷心。

  “媽咪!”

  阿蘭繼續說著:“好媽咪,事已至此了,生米已經成了熟飯。你何必還這幺固執呢!”

  岳母不再說話,她掙扎著要坐起來。可是剛一抬起身子,便又無力地倒下去。她實在沒有一絲力氣了。看著她這楚楚可憐的樣子,我真有些后悔!

  她捂著臉在抽泣,無何奈何地述說著:“睡夢中我知道與人做愛,但我在朦朧中卻以為是你嗲地還活著,在與我纏綿。我醉得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了,不然,我決不會允許你們這幺胡來的!”

  說著,她又轉過身,兩只粉拳在我的胸前捶打,邊打邊叫:“哎呀,你這個該死的色狼啊,弄得我下邊這幺疼,一定受傷了;而且,我的身子底下一片粘濕,像是泡在水里一樣。可見你這冤家,昨晚把我遭踐到什幺程度了!”

  “媽咪,我愛你,真心實意地想娶你!”

  我自知理虧,不敢強辯,也不知如何才能安慰她,不禁伸出手攬住她的腰,她似未察覺,繼續在斥責我:“哇!你愛我就可以娶我嗎?你難道忘記了我們的關系?我是你的岳母呀!”

  阿蘭趕快解圍:“媽咪,你的身上這幺臟,我扶你洗澡好嗎?”

  她未加反對,阿蘭便扶她坐起來,光著身子下床。她也沒有表示要穿衣服。我想,她大概認為既然已被我占有,就不必再有什幺怕看的顧慮了。

  誰知,她的腳剛落地,便一陣弦暈,軟倒在床邊。

  “阿浩,快來幫忙!”

  阿蘭大聲叫道:“你抱媽咪進浴室,我先去放水!”

  “好的!”

  我答應道,也來不及穿衣服,便光著身子下地,輕輕抱起癱軟在地上的美人,向浴室走去。她沒有反對,閉目依在我的懷中。

  我抱著她邁進充綺水的浴缸中,坐下去,讓她偎依在我的懷里,然后由阿蘭為她洗澡。只見她秀目緊閉,一動不動地任由我們擺布。

  洗完后,阿蘭問:“媽咪,已經洗完了。我們回房好嗎?”

  她眼未睜,只是輕輕點點頭,身子仍然偎在我的懷中。

  “阿浩!”

  阿蘭發令:“抱媽咪回房!”

  “回哪個房間?”

  我問。

  “自然是回我們的房間!”

  阿蘭嬌聲斥道:“媽咪的身體這幺虛弱,你難道忍心讓她一個人再受寂寞!媽咪,你說是嗎?”

  岳母未加可否。

  我又抱著她回到房中。這時阿蘭已將滿是污漬的床單撤去,換上了一條干凈的,上面又鋪了一條大浴巾,以便為她母親去身上的水。

  我把她放在床上,阿蘭為她擦干身子,并為她蓋上薄被。她這時才睜開眼,小聲說道:“把我的衣服拿過來。”

  “哎呀,我的好媽咪!”

  阿蘭調皮地說:“今天又不出去,穿衣服干嘛!”

  “瘋丫頭,大白天的,光著身子成何體統!而且還有一個男人在房里!”

  她嬌嗔道。

  “行了吧,我的大美人!這個男人又不是外人,昨天晚上,你躺在人家的懷里溫馴得象個小貓,你身上的哪個部分沒有被他看個夠、摸個夠,陰陽交合天地歡了一整夜,還裝什幺道學先生!”

  岳母的臉一下紅到耳根,連忙用手捂在臉上。

  阿蘭卻解嘲道:“看看,我只說了一句,你就害羞成這樣!這樣吧,事情是我一手促成的,理應受到懲罰,干脆我也光著身子陪你睡覺。昨晚你們連呼帶叫地,搞得我一夜沒有睡著!”

  說著,也鉆進被中。

  岳母羞怯地小聲說:“還有臉說!那也不是我自愿的,而是中了你們這兩個小魔頭的圈套!”

  說著,扭過身子,故意不理女兒。

  沒有受到岳母的斥責,看來她已原諒了我。我心中一塊石頭終于落地。

  一整天,她都沒有能夠起床,連吃飯也是我和阿蘭端到床上,扶她坐起來吃的。

  這天晚上,岳母要回自己的房間,但阿蘭堅決不同意,理由是要繼續照顧媽咪。岳母也沒有固執己見,但卻堅決不許我與她鉆到一個被中。于是,她自己蓋一床被子,而阿蘭與我在一條被中。

  阿蘭故意風騷的嚷道:“喂,大英雄,昨天你們干得好快活,卻把我冷落在那間屋子里。今天得給我補償!我要!”

  我說:“小聲點!媽咪正在睡覺。”

  “不嘛!快給我,我好想要!”

  她嬌嘀嘀地叫著。

  我只好與她干。在高潮即將來臨之時,她叫著嚷著。

  我一直注意岳母的反應,怕她生氣,我看見她用被子蓋著頭。但我想,她是決不可能睡著的。

  阿蘭的叫聲越來越高。我發現岳母的被子在微微顫抖,看來她也受到了感染。接著,她突然起來,用被子裹著身子,大步沖了出去。這時我正在大力沖剌,自然是無暇顧及她的。

  當阿蘭的高潮到來,閉目休息時,我披衣服去看望岳母。我推開門,發現她正卷曲著身子,小聲在呻吟。我問:“媽咪,你沒有事吧?”

  “不要管我,你快出去!”

  她未睜眼,小聲回答。

  我答應一聲,便俯下身,在她的唇上親吻。

  她的身軀微微顫抖了一下,急忙將我推開,厲聲斥道:“你還敢胡鬧!快出去!”

  我只好退出,回到房內,脫衣在阿蘭的身邊躺下。她已經醒來,調皮地問道:“怎幺樣?是不是碰釘子了?”

  我懾懦的說道:“我見媽咪走了,不放心,過去看看是不是有病了。”

  “哼!說得好聽,肯定是去調戲心上人了,結果沒有得逞,是不是這樣?”

  她嬌騷的說道。

  “沒有調戲!”

  我辯道:“我只是想看看她,可是被她趕走了。”

  “哈哈,果然不出我之所料!”

  阿蘭得意地說:“只是你也太急了一些。我從媽咪今天早上看你的眼神發現,她并沒有恨你。媽咪現在正處在矛盾之中,一方面,她很喜歡你,想嫁給你,另一方面又考慮怕違犯倫理。所以你現在無論如何不能急于求成,而要想點辦法,打破她的羞愧之心和亂倫感,然后再誘使她就范。”

  我說:“我有什幺辦法!”

  阿蘭想了一下,嬌聲說道:“不如這樣,過兩天,我借口下山探望老同學,離開兩個星期,這里只留你和她,你設法培養感情,好嗎!”

  我想,這倒是個辦法,于是答應試試看。

  兩天后,阿蘭告訴媽咪說她要下山探友。岳母一聽,粉臉刷地一下變得通紅,驚慌地說:“那怎幺可以!阿蘭,不能只留下我們兩人在這里!求求你了!”

  阿蘭說已經約好了的,不能失信于人。當天下午,她就離開了。這里,只留我和岳母二人。

  阿蘭走后,岳母成天一句話也不說,對我不冷不熱,卻彬彬有禮,像是對待生疏的客人。她除了吃飯、讀書、看電視,就是一個人出去散步,眉頭總是緊鎖著。我幾次提出要陪她,每每遭到她婉言謝絕,偶爾才同意與我同行,但無論我怎幺主動與她說話,她仍然是一言不發。

  我不知如何是好,苦苦思索對策。阿蘭走時要我千方百計使媽咪“自愿就范”但我忱憂完不成這項任務。

  有一天,我在山上散步,遇見一位江湖郎中,他小聲問我:“先生可想要春藥?”

  我問有什幺用處?他說:“就是貞女服了,也會變成天下第一的蕩婦!”

  我心中一動,心想,天助我也,不仿試試。于是便付錢買了數包。郎中教了我使用的劑量和方法。

  當天晚飯時,我便悄悄在岳母的茶杯中放入一劑。那藥無色無味,故此她一絲也沒有發覺。

  我坐在沙發上埋頭喝茶,甚至不多看她一眼,心中七上八下,不知這藥是否有用,也不知效果如何。于是,便繼續等待著。

  大約過了十五分鐘,我見她好像很熱,把上衣扣子解開兩粒。她又在使勁喝茶,似乎很渴。她的呼吸急促,粉面一片暈紅,用手捂著心臟,好像心跳得厲害,渾身的血液都在燃燒。

  我仍然低頭喝茶,用眼睛的余光靜觀其變。只見她一只手下意識地搓揉著自己飽滿的大乳房。一個名揚海內外的堂堂大學教授,一個視貞節為生命的高貴女子,竟然在自己的女婿面前搓揉自己的乳房,可見她燥渴到什幺程度。我仍然看報,裝作什幺也沒有看見。

  很快,她主動走到我跟前,湊近我,坐在我身邊,貼得那幺近。我聽到她的喉嚨里,滾動著一種奇怪的聲音。

  我看著她那充滿饑渴的眼神,故意問:“媽咪,你不舒服了嗎?”

  她嬌媚地點點頭,顫聲道:“阿浩,我……我好難受,渾身象要爆炸了!快點幫幫我!”

  說著,抓起我的一只手按在她的胸前。

  我知道那春藥果然起作用了,心中一喜,便轉過身,面對她,伸手將她攬進臂彎里,然后輕柔地搓揉著她飽滿的大乳房……她呻吟著,她暈眩了一般地偎到我的懷里。她被我搓弄得渾身癱軟,就象一汪清靜的水。

  我繼續搓弄,同時溫柔地在那櫻唇上親吻。她“嚶嚀”一聲,伸出兩臂摟著我的脖頸,使兩人的唇貼得更緊。她伸出紅嫩的小舌,送入我的嘴中……我的一只手伸進了她的上衣內,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撫摸,另一只手伸入裙中,隔著內褲撫弄那神秘的三角地帶。我發現那里已經十分濕潤。

  她的身子一陣顫抖,癱軟在我的懷里,兩臂無力地從我的脖頸上松開,享受著我的撫摸。過了一會兒,她開始解開自己上衣的全部扣子,又扯下乳罩,白嫩的酥胸袒露,飽滿的乳峰高聳。我也動情地抱住她的蠻腰,將臉埋到酥胸上,親吻著,并撫愛那硬挺的大乳房。

  她顫巍巍地站起身,解開自己的裙帶,并褪下去,扯下內褲,變得赤條條的,坐到我的腿上,身子偎在我的胸前,柔聲饑渴的說道:“阿浩,我好熱,抱緊我!”

  我把她抱起來,走到我的臥室,將她放在床上。她在床上呻吟著,看著我脫凈了衣裳。

  她笑了,伸手握住了我的硬挺的雞巴,兩手象寶貝般捧著,看著。我吃驚地看她一眼,只見她滿眼饑渴和興奮,竟沒有一點羞澀。我想:“這春藥真是厲害,竟把一個貞婦變成了一個十足的蕩婦。”

  于是我的手伸到她的跨下,撫摸那三角地帶,那里已是溪流潺潺。我的手指伸了進去,她“噢”的一聲,腰肢劇烈地扭動著。

  我不假思索地撲到她的身上,她象一只叫春的小貓,溫馴地分開雙腿,輕輕地呼喊道:“我要!阿浩快給我!”

  我那堅挺的大肉棍在芳草茂盛的溪流口蹭了幾下,輕輕一挺,便硬邦邦地進入到了那迷人的溫柔鄉中。

  她的情緒大概已經到了頂點,所以,我一進入她就開始大聲呻吟和嘶叫,弓起腰與我配合。我受到鼓舞,也瘋狂地沖擊著那柔嫩的嬌軀。

  忽然,她的眼睛一亮,從我的擁抱中掙開,把我按在床上。我還沒有來得及思索是什幺意思,她已經騎到了我的身上,并且立即套上我的玉柱,像一位瘋狂的騎士劇烈地在我身上騁馳。硬挺的椒乳上下搖動,兩顆鮮紅的蓓蕾象一對美麗的流螢滿天飛舞。她仰著頭,櫻唇大張,秀眸微合,“噢、噢”地呼叫不止。我情不自禁地伸出兩手握著她的雙乳,使勁揉捏。她越發興奮,動作在加速……不到五分鐘,她已累得坐不住了,身子緩緩地向后仰去,腰架在我的腿上,長長的粉頸向下垂著,秀發拖在床上,急劇地喘息著,呻吟著……我坐起身,把嬌軀放平,親吻她,溫柔地撫摸遍她的全身,我發現那光滑的肌膚上布滿細細的一層汗珠,在燈光照耀下閃閃發光。

  她的喘息漸漸平息,秀眸微睜。我一手捂在一只乳房上,一手撫摸著她的臉頰,小聲問:“親愛的,你累了嗎?”

  她笑了,鐘情地看著我的眼睛,螓首輕搖。

  我在櫻唇上吻了一下,又問:“心肝,你還想再要嗎?”

  她興奮的,連連點頭。我于是將她的身子側放,搬起她的一條腿,向上抬得幾乎與床垂直,我從她的側面攻入。這個姿勢可以插入得很深。她“呀”地大叫一聲,胸脯一挺,頭也向后仰去,身子成了一個倒弓形。我抱著她的腿,猛烈地抽送。她呼叫著,扭動著,嬌首左右舞動,似乎不堪忍受。我抽出一只手,握住一只乳房捏揉著。

  我見她叫得幾乎喘不過氣來,便停了下來。誰知她竟不依,邊劇烈喘氣邊斷斷續續地說:“……不……不要停……我……還要……大力些……快一些……”

  我于是又換了一個動作,將她的身子放平,搬起兩條玉腿架在我的兩肩上,大力地沖剌著……經過近一個小時的劇烈運動,我們二人同時達到了高潮的巔峰。

  她如醉如癡,像一灘爛泥癱在床上,秀目緊閉,櫻唇微微開合著,鶯啼燕喃般輕輕說著什幺。

  她滿足了……她象一棵干枯的小苗得到了一場甘露的滋潤……我用毛巾為她揩拭布滿全身的淋漓汗水,同時又在那雪白紅嫩的柔肌玉膚上撫摸了幾遍。

  我把她摟在懷里,輕輕吻著她的嫩臉和紅唇。

  她枕著我的胳膊,香甜地睡著了。

  我看著她那紅潤的俏臉,心想,剛才她的行為是在癡迷中產生的,如果她醒來,一定會后悔;也可能,在她醒來時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事。我猶豫很久,決定送她回房,看明天她有什幺動靜。

  于是,我用毛巾沾著溫水把她身上的污漬擦拭干凈,并為她穿上衣服。然后抱起嬌軀送到她的房間的床上,蓋好被子,離開她。

  第二天,她睡到近中午才起床。見了我,仍然是原來的態度,不冷不熱的。我故作關心地問:“媽咪剛起床嗎?我去為你準備早餐吧。”

  她微微一笑,很禮貌地柔聲說道:“謝謝!不用了。現在還不餓,反正也快吃午飯了。”

  然后又嬌聲說:“昨天晚上做了一夜夢,沒睡好,所以現在才醒來。”

  我絲毫看不出她對我有什幺憤恨、抱怨,顯然,她對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渾似不覺。可見那春藥能使人完全失去神智。

  我故意問道:“媽咪,做惡夢了嗎?”

  她的臉一紅,小聲說道:“也不算是惡夢!只是一夜都沒睡好!”

  我幸災樂禍地問:“媽咪,給我講講你的夢好嗎?”

  她連脖子也紅了,如嗔似羞地說:“夢有什幺好講的!”

  我不知趣地又問:“夢見什幺人了嗎?”

  她斜睨我一眼,嫵媚的說道:“夢見你了!小冤家!”

  我又問:“夢見我在干什幺?”

  她有些氣急敗壞地嚷道:“你能干什幺好事!干嘛打聽得那幺清楚!”

  我調皮地伸了伸舌頭,不再追問。心想:這話倒是真的。只是她還不知我的機關罷了。我慶幸自己昨天晚上及時把她送回去,不然,今天恐怕難以收場。

  當晚,我沒在她晚飯后的水杯中放藥,卻悄悄在她床頭上的保溫杯中放了一些。因為我知道她每晚睡前是要喝一杯水的。我想看她在身前無人時,喝了藥有什幺反應。

  我十點鐘上床,和衣而睡。關了大燈,只留一盞床頭小燈。

  大約十一點鐘時,我聽到外面有輕輕的腳步聲,接著房門被推開,只見一個披著睡衣的苗條的身影飄了進來。我心中竊喜,閉上眼睛假裝睡著。

  她走到我跟前,立即與我親吻。很快,她掀開被子,為我脫去衣褲。我聽到了她急促的呼吸聲。我被脫得一絲不掛。我的玉柱自然是十分硬挺了,高高地向上聳起。

  她騎到我的身上,套了進去,像一位驍勇的女俠客御馬飛奔,上下聳動,她細聲呻吟著,嬌喘著,嘶叫著。大約十分鐘,她便軟倒在我的身上。

  我抱著她一翻身,將嬌軀擁在懷里,上下撫摸,親吻她。她的一只手握著我那仍然很硬挺的玉柱,玩弄著。

  這一夜,我的膽子益發大了,變換不同的姿勢,與她一直狂歡至半夜三點鐘,竟不知不覺間擁著她睡著了。到天明我醒來時,發覺她仍然在自己的懷里,睡得那幺香甜。我大吃一驚,怕她醒來,便輕輕為她擦拭身子、穿衣,抱她回房。幸虧她過于疲勞,竟沒有醒來。

  我暗喜自己找到了一個隨時可以與她交歡的良藥。

  于是,每過二、三天,我就設法讓她服一次藥,我便可以享受一次美人主動投懷送抱、盡情狂歡的溫馨。然后,待她滿足并睡著后,再為她擦洗、穿衣,抱她回房。

  但是我心中并沒有輕松,因為阿蘭讓我設法使岳母主動就范。現在雖然可以天天交歡,卻怎幺說也不能算是完成任務了,我只好等待時機。

? ? ? 【未完】

  字節數:36955


? ? ? 文本總大小:69656 字節